会员   密码 您忘记密码了吗?
1,448,288 本书已上架      购物流程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用户协议

有店 App


当前分类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

洞

RM31.50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来西亚出版品 > 有人出版社 > 有人新诗 >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上一张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下一张
next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作者: 梁馨元
出版社: 有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年10月
商品库存: 77
市场价格: RM32.00
本店售价: RM28.8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购买数量:
collect Add to cart

您可能也会喜欢下列商品


详细介绍 商品属性 商品标记

内容简介

「她們是天生的美麗

而我僅僅是,人造的贗品」

本詩集收錄年輕詩人梁馨元2019-2022年合共51首詩作,全書分5輯──〈風無意義撩撥〉〈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再往前走會沒頂〉〈一些明媚的理由〉與〈無用之石〉。從自我書寫觀照生命樣態,並嘗試通過生態身體、情感慾望的探問,找到對於生死狀態的解答。


馬華詩人周若濤推薦:

無論面對日常瑣屑或愛慾病苦,梁馨元的詩總在徘徊、繞道、閃身、側步,似著意又隨意。那些隨處撒落的精巧意象,實在多不勝數,換作他人早就大肆張揚揮霍了,但她總在關鍵處收束筆鋒,把光芒斂藏。愛不愛盡,壞不壞透,像個老派人,處處留著餘地,才能與這悲歡人世多繾綣幾回。

 

馬華詩人鄭田靖推薦: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是寂靜的長喃。幾近諧和的聲音冷泉般地迴蕩不休,此方起彼又落,再三挑戰讀者的耐性。馨元下放抒情於日常於幽光於微物,或我城或田野或廢墟或長滿水銀的島,乃至更廣袤的無人煙地。她放肆地不斷召喚超越本土的萬物,囂張地企圖將天地間有形與無形位置于詩的名詞的各個角落,最終形成抒情至極的吊詭共音——「淡/耽」的美學萬處抒情萬處現。然而,二為一,一亦是二,二還是一——反觀自照的不是早已吞下的黑曜石,而是被黑曜石吞下的發燙的「我」。

  

作者簡介

 
梁馨元,一九九九年生,曾獲花踪新秀文學獎、香港青年文學獎、台灣X19全球華文詩獎、游川短詩獎等。《口口》馬華有聲詩刊編輯,曾任《馬華文學》編輯,作品散見於國內外報章與刊物。
 
 
目录
Overture or BGM
無糖的演奏,
少女帶著苦核來相遇  序☉陳頭頭 ∕ 008

Sinfonia:風無意義撩撥
風無意義撩撥
不過一種時節
笨拙
雨後
Clitoria
漫山遍野的寂靜
我只是不夠人們廣袤
木性的人,我想這樣形容你
綠的名字
八月的露營

Sarabande: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羞怯於開門,此刻,彼時
右二廁間天花板上的一塊水漬
阿芙蘿黛蒂的浴室
點煙
一隻麻雀住在我體內
濕痛
颱風結束後的那個子夜
五月就要結束

Sicilienne:再往前走會沒頂
再往前走會沒頂
結束沉默的方法不止是開口
軌道上
佛號
若無其事相遇
十月的孢子
希望
紋身
時分
Deca
Karpassa
病變
體夫
一個人可以無聊至死

Passepied:一些明媚的理由
一些明媚的理由
雲迷藏
喜歡
口吻
背光如海
一些,一些
無聊的午後
遊蕩記
邊陲的睡
人像畫
陽台的告白
無法獨自過活
吉他出走記

Encore:無用之石
一間屋子的建構藍圖
零點未至的銀色加影
地上一灘白色的血
在田裡睡覺的一株傷痕麥子
無用之石
 

後記 ∕ 178

無糖的演奏,
少女帶著苦核來相遇
——筆記《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

序 ☉ 陳頭頭(馬華詩人)

遇見馨元,先是文學獎作品,後來是網課,至今未在線下見過,雖是臉書好友,因賬號是荒棄狀態,所以也未曾撞見她的日常演練。

但大數據時代,搜尋她的名字,可以發現她近乎全能的耍遊在各領域,詩、散文、小說,寫得極好,累積許多文學獎傍身,玩音樂、辦有聲詩刊,也是影像裡的文藝美少女。

流金少女般的新生代,每一次她都攜光而至,文學獎作品、課業上的劇本、詩刊,旁觀她變身,總是驚嘆那臻熟的碩果。

有一天她交來一本詩集,以青春煉金,造一座火山,熔岩凝煉一塊石,黑暉耀爍——我雖不熟悉她(怪我太宅),但萬分珍惜,詩人年輕生命中,第一份交予世界見證的滾燙春焰。作為曾經的趕路人,這篇筆記,不會是精確的解碼,僅是特雷門式的碰觸,憑藉直覺、隔空抓藥般的手勢,發出一些低音迴聲,作為祝福的註腳(或瞌睡的誦經),伴她出發。

閃光少女,歡迎來到 詩 的 國 度 耍 廢。^_^

█明亮的異數,她正向世界敞開

《我吞下一顆發燙的黑曜石》初讀,是少女的懺情曲。幾乎就明確告別了童年,沒有手持玩具或武器、沒有電火超
能、沒有洪荒蠻力,初熟的少女肉身,只以真心和膽識,浸入世界的肌理(因為她是「那比布謊之心/還要真誠的身體」),彷如浪漫主義的試險。最後帶著痂痕歸來,像一顆紅毛丹的果核,澀苦,未能完全剝離的果肉,滯甜的遺味,但很快,少女成為詩人,那苦核會幻變異化,以黑曜石再生。

《我》是古典懺情的繼承,章節劃分也以古典抒情的演奏布局,交響曲、薩拉邦德舞曲、西西里舞曲與快步舞曲,古典樂章的磅礴、傷慟、哀婉、熱烈,層岩般疊起詩人迂迴求索、綿延漾盪的心緒和告解。

全書的大題旨,也是詩永恆的書寫命題:愛慾的陷溺、成長的自剖、創作的尋索,以及一些零星的外部探看。這些密度綿延的詩句,是詩人誠實向世界敞開的自我,那精細的青春雕花,沾染一點病氣、自憐、厭世,如詩人所言:

「在月亮面前,我早已/是貞節的罪人/任何一隻飛鳥撲動翅膀/都能使我顫抖/所以請允許我懺悔,我無處可逃/逃進詩裡,卻被詩意棒喝」

這份敞開的少女自剖(或以時代語彙言之:自拍),有一種明亮的磊落。馬華詩歌中的情慾、情色表述向來有之,但出自女詩人之筆的甚少。女體、女性情慾大多作為被凝望的客體/繆斯替身,沉默站成赤道風景線。《我》的慾望書寫,頗有異數/少數之姿,握掌主體客體同位的表述權,詩人的目光偶爾是神的垂憐、偶爾是少女的撒嬌,這些懺情,也是浪女的擺爛:哀鬱的宣示「我」即是「貞節的罪人」,然後繼續違逆世界,當「被詩意棒喝」,沒關係,繼續愛。

█ 魅藍春露,罪的告解

《我》最精準的情慾宣告,是從日常與神話引渡的靈光(班雅明的 Aura),諸如 Clitoria、阿芙蘿黛蒂、莉莉斯等。
Clitoria 是蝶豆花的學名,取拉丁文 Clitoris(陰蒂)之意,據聞是波蘭植物學家從望加錫語 Telang 直譯。蝶豆花是熱帶日常蔓長的植栽,這朵明麗的藍,平日是妖異如毒液的養生飲,也是天然的食材染料。詩人不以蝶豆為詩題,選擇這個和慾望互文、猛烈而坦蕩的名字,或是慾望尋常的借代。那亮豔如維梅爾散盡家財的群青色澤、淬榨自藍色慾望的愛液,詩人用以描繪潮濕隱昧、蕩溢猗靡的愛:

「用來說話的那瓣,是蝶豆花/一張嘴,它緊緊含住愛/鬆開,卻流出無以言說的/清晨的露水」

青春的愛慾,形似性器的綻放姿態,是詩人陷溺的「罪」,她撫摸著痂痕,體內的頹敗之境如幻燈片一一播放,密布的刺點,羅織一張痛的地圖,不分疆域,清溪與沼澤共用一塊祕密。詩人(罪人)一再詮釋,一次一次告解,因為一再以身犯險:

「身體幫我闖了禍/因而有了祕密/我不可言說的熾熱與慾望」;「粉碎我吧,粉碎我/除了漫不經心地活著/我別無他法,抵抗愛的交錯」。(摘錄)


內文摘錄

風無意義撩撥
詩 | 梁馨元

細雨來了。我又再度回到這個地方
獨身,沒能多帶他想
活在窗戶裡的人依舊在那裡
低飛在河上的白鷺也在那裡
我們誰也不曾移動

小徑自顧往深處走,神的所在
直至某片綠地的卵巢
在那盡頭,有鳥竄飛開來
有人深陷
山脈在雲霧中著火,一場溫柔的吞噬
但雲層終會退散,它亦會
因看見自己久違的面目
而自亂陣腳

一陣撩撥的寒,就在此時
鬼祟從我身邊繞過
我於是無法忍著動身
抓下一把,禮貌輕聞
那是芒草與泥浸濕的氣味

白鷺無意義渡河
風無意義撩撥
一件在陽台飄蕩,被遺忘
在昨夜的衣衫
一不小心就動搖

但風繼續無意義撩撥
她亦無所謂風乾又濕透

直到這裡,你知道
我已厭了尋找生存的意義了

它便是一隻白鷺渡河
被河水濺濕羽翼
它便是等待河上的水紋
像什麼也未曾發生那樣

安靜 如初

它便是溫暖的雲煙
向未知的生命散去
它是河岸邊的苔衣
從無到有,歷經種種磨難

它是你無法抵擋誘惑的
焦朽的煙味
你找不到源頭
在風裡,也不知去向

它還只是白鷺無意義渡河
風無意義撩撥
而細雨中,濕透的那件衣衫
早已不為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