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您忘记密码了吗?
1,495,468 本书已上架      购物流程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用户协议

有店 App


当前分类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来西亚出版品 > 有人出版社 > 有人散文集 > 温暖琐碎生活在南边【附「咖啡藏书票」+兑换咖啡】
温暖琐碎生活在南边【附「咖啡藏书票」+兑换咖啡】
上一张
温暖琐碎生活在南边【附「咖啡藏书票」+兑换咖啡】
下一张
prev

温暖琐碎生活在南边【附「咖啡藏书票」+兑换咖啡】

作者: 蔡興隆
出版社: 有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年6月
商品库存: 60
市场价格: RM42.00
本店售价: RM37.80
促销价: RM35.70
剩余时间: 请稍等, 正在载入中...
购买数量:
collect Add to cart

您可能也会喜欢下列商品


详细介绍 商品属性 商品标记

 

内容简介
蔡興隆散文集、生活隨想錄。
 
十年前,蔡興隆與妻子從都城遷居小城居鑾,開了一間芝士蛋糕咖啡館。
 
十年間,他辦了兩屆「居鑾起風了」,三屆「南邊有光」生活節,在家庭和事業上摸索出最貼心的距離,累積了許多故事,也結識了故事裡許多的人。
 
十年後,他站在中年的路口,「時不時都感覺到往日的風,在我身邊徘徊,一毫克的風,一公斤的風,喔不,起碼是泰山般一萬噸的風,撲面而來。」
 
撲面而來或和暖或疾速的風,是生活日常和家居瑣事,是新知舊識與街坊往來,是書頁間風景延袤、影視閃映出撩撥光影、歌聲拖曳人情低迴。是國事局勢嬗变,是大疫之下恍如重生。
 
瑣碎生活藏有光,蔡興隆的文字以生活為引──走進去了,溫暖熨貼。
 
 
作者简介
蔡興隆,曾經擔任星洲日報副刊副主編,2013年移居回南部居鑾(Kluang)和老婆一起經營咖啡館,店名叫做 On The Road Cafe,在蛋糕與咖啡的香氣中醖釀嶄新生活。
 
一邊泡咖啡一邊寫作,一邊寫下零碎但溫暖的故事,一邊緩緩推動了好幾年好幾場社區藝文活動,有「居鑾起風了」,有「南邊有光在居鑾」。
 
出版過五本書,陸續為《窩囊廢大反擊》(推理小說)、《中年小膽》(雜文)、《你說小城風和日麗》(雜文)、《芝士蛋糕和我們的貧窮》(雜文),以及和老婆安娜合著的《甜美生活》(生活文章)。
 
 
目录
 
輯一
一生好短,一瞬好长
豐饒如海
從李永平的大河盡頭到起風的隱秘基地
那些農曆年期間,匆匆見了一面,有趣的人們
今天的太陽像癱瘓的卡車
四十二歲,突然聽見賽門與葛芬格在唱歌
一天走兩萬步
春暖花開,和小城不停歇的雨
南邊恰似有光
新聞不死,只是很喘
一肚子不合時宜
我經常在這裡買一份早報
豪小子說來喝一罐愛爾蘭黑啤酒吧
走路的樹,和我知道的回鄉故事
散步在你們的城
文學有夢,我們比較不苦悶
站在吧臺邊攀談幾句,我們的人生
遠行的船已經開走了
萬物悄悄進入寂靜的狀態,但別害怕
一生太短,一瞬好長
我以為我會生活在真正的遠方
 
輯二
乳房形状良好的女生
与书中好风景
路過的風景
海明威說太陽會照常升起
搭下一班巴士離開
又是一年春草綠
勞倫斯卜洛克的八百萬種活法
乳房形狀良好的女生
飄風不終朝
今宵酒醒何處
即使我那麼懶惰旅行,卻還是深深喜愛這兩本書
春天燦爛小城居鑾
時代好書
你也走了很遠的路吧
毛姆的刮鬍刀與夾娃娃機
孤單的寫,熱鬧的活
 
輯三
那些在咖啡馆
不期而遇的人们
香港學長
博學黃老師
山打根青年
巴拉我同學
少女魚
鋼鐵人阿簡
美國歸來農夫詩人
 
輯四
大雨来了,
把我身上的怨火灭了,真好
落雨的夜晚有時可以約我喝兩杯吧
兒子說,萬聖節也慶祝一下吧
兒子的跳舞世界
靠近五十歲,是什麼模樣
居鑾和馬康多的雨
我們仿佛看見永遠的風景
龍游淺灘在茶室
腦海裡的黑洞
香港無雙
人心浮散,但我不打算聽馬雲說什麼
暖地書
兒子和我說起那場馬戲團表演
年輕小子問我是不是文藝青年
 
輯五
往前走吧后方没有路了,
一步一步就稳当了
甘之如飴我們的生活
小城之心
青年作家之光
淺薄之人
一萬只鳥兒在天上
文藝大叔養成記
從很遠的地方走來
其實沒有人拜託我們
克雷的橋和莫言和紅高粱
一支穿雲箭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文化小浪潮
文學是一門爛生意嗎?
藝文是沙漠中的綠洲
藝術在身邊而不只是在天邊
有價值的鄉愁
馬來獏開始流浪了
董先生遞來一株橄欖香
時代的風
 
輯六
大疫之下,恍如重生
大雪來時金鐘罩
刮大風的一年
一萬噸的風
世界沒有離我們而去
 
 
後記
承蒙不棄 ◎ 蔡興隆
 
 
/內文摘錄
今天的太 阳像瘫痪的卡车
 
今早開店後忙完一輪瑣事,我坐在電腦前看了一段中國青
年導演畢贛的半小時演說,說他從何時開始學看電影,說他覺
得第一次看塔可夫斯基的經典電影《潛行者》時認定這導演爛
透了,他想好好訓一頓這導演,那就下決心把他所有電影看完
吧。
 
終於看完的那個午後,他心裡想說這次好了,可以動筆
認認真真教訓這俄國人了,但突然間他開始迷惑了,應該是感
受到那些電影裡頭透析出來的美感靈光,於是說不出話來了,
在我們來看,畢贛雖然沒把話說清楚,但那肯定就是啟蒙了,
還能是什麼呢。他說他現在每次在拍片時,都還會感受到那來
自塔可夫斯基的光,這話聽起來挺誇張的,但我願意相信是真
的。
 
看完畢贛半小時的演說後,我和安娜說這傢伙拍的畫面很
詩意,毫不造作,雖然很粗糙,但才氣驚人,是侯孝賢那輩導
演們年輕時的生猛囂張,但你覺得他值得那囂張。安娜轉過頭
來說老公你的電影夢原來還沒熄滅啊,你去拍電影吧,店交給
我來顧就可以了。
 
我注視著她的雙眼然後搖搖頭,才不要咧,我十年前就知
道自己沒有影像方面的才氣和掌鏡的魄力,這自知之明我還是
有的。但其實我腦海的畫面已經切換到十七年前第一次手握攝
影機時,我對著眼前的同鄉同學說,“不如我來拍拍你們的生
活吧?"
 
後來我拍了三位同鄉同學在台北的生活片段,跑到南部某
個鳥不拉屎剛創校不久的藝術研究所,找了一位大學就認識的
澳門學長低聲下氣的說:學長,不如你幫我剪成一部片子吧?
學長勉為其難的和我在剪接室內看完我拍下的十幾小時的
毛片,所謂毛片是指未經剪接的原始帶子,我們那時候還在用
現在看起來很落伍的DV 小磁帶來拍紀錄片,我記得學長隨意
看了幾卷之後就渾身不耐煩的坐立難安,偶爾說兩句“鏡頭好
晃"、“剛剛那段話怎麼沒拍完"、“聲音根本聽不到啦",
後來學長和我站在剪接室外頭仿佛懸空的陽台上猛抽煙,我猜
想他應該很想教訓我說“你在拍什麼爛東西啊,有點自知之明
吧",學長不吭聲我也不吭聲,我那時候就知道了,如果他不
幫我剪成一個像樣的影片,我就沒辦法拿去報考紀錄片研究
所,就跨不進某個我想像的電影之路。
 
後來學長剪了一個40 分鐘的版本給我,片名好像叫做台
北不是我的家,後來我用那部粗糙的片子考進研究所,後來終
於近距離瞄到一些電影之路的車尾燈,返馬後就將攝影機和幾
箱毛帶束之高閣,封存的又豈止是一台機器和幾十卷磁帶,我
還是認認真真當一個大螢幕前的觀眾,那也挺好的,這可不是
在說賭氣話。
 
後來我上網搜尋畢贛這傢伙還寫過什麼詩,讓我搜到這
一段,連詩篇名稱也沒有,但也沒關係,我覺得老天特別鍾愛
一個人的時候會將某些特殊稀有的天份通通塞進那個人的身軀
內,畢贛除了證明他是一名新銳導演,他肯定也夠格被稱做一
名詩人了,不信你讀看看:
 
今天的太陽像癱瘓的卡車
沈重的運走整個下午
白醋 春夢 野柚子
把回憶塞進手掌的血管裡
手電的光透過手背
仿佛看見跌入雲端的海豚
 
我在約10 年前看賈樟柯拍的《小武》就想說幸好中國電
影還有這些奇特的傢伙在撐著,而不是一個又一個媚俗老化的
張藝謀,十餘年過去了,迎來一個氣質類似的畢贛,我想這個
泱泱大國還是可敬的,沒有墜落得太離譜。
 
我仿佛看見畢贛坐在那輛髒兮兮的卡車後頭手裡握著一台
攝影機,靦腆的笑着說如果我的電影是一場大雨,那你們記得
別打傘,好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