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您忘记密码了吗?
2,696,501 本书已上架      购物流程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用户协议

有店 App


当前分类

浏览历史

网店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来西亚出版品 > 其他本地出版品 > 文学作品 > 沈慕羽日记研究·家族篇:志明堂荟萃
沈慕羽日记研究·家族篇:志明堂荟萃
上一张
沈慕羽日记研究·家族篇:志明堂荟萃
下一张
prev next

沈慕羽日记研究·家族篇:志明堂荟萃

作者: 何启良
出版社: 沈慕羽书法文物馆出版
出版日期: 2022年8月
商品库存: 20
市场价格: RM100.00
本店售价: RM90.00
促销价: RM83.00
剩余时间: 请稍等, 正在载入中...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 400 积分
购买数量:
collect Add to cart
详细介绍 商品属性 商品标记

内容

 

五十二年的沈慕羽日记是一部史书、奇书、痴书、血泪之书

何启良化数载阅读浩瀚如海的沈慕羽日记,取其一瓢

为读者提供一个的方法

走进一个宠辱不惊的灵魂

感悟一生爱恨情愁的家国

探知一段历史剧变的时代

 

马六甲志明堂家族史,是一部马来西亚华裔家族的百年史,也是一个浓缩的迁徙异域、落叶生根、走向世界的华族大历史。

本书描述百年家族志明堂,以其杰出人物沈慕羽为视角,又以《沈慕羽日记》为主要研究稿本,旨在以沈氏家族的人物(祖父辈、父辈、兄弟、子孙)为载体,透过家族四代成员的人生轨迹,包括境遇、抱负、事业、成就,以及彼等之教育、婚姻、家庭等各方面的状况,反映志明堂家族随着时代变迁几经转折的代际流动以及薪火传续。

这是一部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一世纪初的马来西亚华族迁移史,满载着迁移地与祖籍地千丝万缕的关系、日本侵马时华族的惨烈伤痛,以及子弟求学、求生存、求发展的奋勉。百年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大体与马来西亚华族迁移史的历程一起交集演进,可以视为马来亚华族南来以及落地生根集体的缩影。宗族根脉、文脉的保存和赓续,正是华裔先辈们始终秉持「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理念和「艰苦创业、力争上游」精神的具体写照。

----- -

 

推荐语

 

《沈慕羽日记研究• 家族篇:志明堂荟萃》是何启良教授继《沈慕羽日记研究• 生活篇:生命的咏叹》后的第二本著作,讲述日记中志明堂家族历史和故事。他同时也大量搜集有关资料(报章、书信、照片、影像、手稿、碑文、族谱、学术著作等),完成了一部至今最完整的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家族史。他的研究思想缜密,见解精辟,用字平铺直叙,却如生花妙笔,把点缀成面,酿成紧凑的故事,引人入胜。 -- 沈墨义(沈慕羽次子)

 

 

★★★★★★★★

目录

A08 《沈慕羽日记研究》• 总序 何启良

A12 《家族篇》序• 缅怀先泽•铭记族史 沈墨义

A16 《家族篇》序 • 百年志明堂 何启良

A24 凡例

A25 鸣谢

第一部分 祖先

1. 闽南世族: 家道中落、南渡垦殖 2

第二部分 父母

2. 沈鸿柏: 豪爽任侠的志明堂始祖 32

3. 黄玉抛: 温恭和蔼的大母 74

4. 李 良: 慈朴勤俭的生母 80

第三部分 兄弟姐妹

5. 沈慕亮: 遍读书牍、建立新风 108

6. 沈慕昌: 潇洒俊逸、影戏先驱 126

7. 沈慕震: 兴家立业、后运而至 142

8. 沈慕卿: 一脉亲承、源远流长 152

9. 沈彩蜜: 长姐如母、守望相助 182

10. 沈慕周: 碑下忠魂、义贞足式 194

11. 沈彩富: 娴淑诚挚、同气连枝 230

12. 沈慕文: 壮岁从戎、半生翰手 244

13. 沈慕尧: 接掌夜学、余音绕梁 276

14. 沈慕陶: 云何应住、常乐忍辱 294

第四部分 妻、儿女

15. 曾月霭:恩情如海 310

16. 沈墨后:狮艺宗师 332

17. 沈墨义:墨迹义风 342

18. 沈闺兰:克勤自立 362

19. 沈墨养:孝悌顺亲 380

20. 沈墨美:牙医生涯 398

21. 沈闺蕙:愿你永生 414

22. 沈闺菊:庄遍菊芬 420

23. 沈墨善:独坐坵园 432

24. 沈闺芳:掌上明珠 448

25. 沈墨羲:淡泊明志 468

第五部分 亲戚

26. 沈鸿恩:福隆播种者 482

27. 曾国办:实业家的浮沉之路 496

28. 陈宗嶽:一发青山望衷迷 516

附录

作者简介 542

后记 543

 

------ 

《沈慕羽日记研究·家族篇:志明堂荟萃》序:百年志明堂

何启良

 

一、家族史:代际流动,薪火传续

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家族史,是一部马来西亚华裔家族的百年史,也是一个浓缩的迁徙异域、落叶生根、走向世界的华族大历史。

志明堂家族史,从福建泉州市区清军驿到马六甲东圭蚋,时间与境域皆有很大的距离,叙说的是四代人生命的生成、兴盛和离散。

本书描述百年家族志明堂,以其杰出人物沈慕羽为视角,又以《沈慕羽日记》为主要研究稿本,旨在以沈氏家族的人物(祖父辈、父辈、兄弟、子孙)为载体,透过家族四代成员的人生轨迹,包括境遇、抱负、事业、成就,以及彼等之教育、婚姻、家庭等各方面的状况,反映志明堂家族随着时代变迁几经转折的代际流动以及薪火传续。

沈氏家族成员或许认为,其家族史只不过是一“家”一“族”的历史,没有太大的群体历史意义,不足为训,而家庭日常琐碎事情,如芝麻大的小事,难登大雅之堂,何必书写?又何必向世人揭示?

窃以为不然。

就研究沈慕羽之生平事迹而言,其家族背景是重要的一环。要深入了解沈慕羽与他的时代,我们就必须进一步探讨其家庭秩序与家族伦理对他一生事业的影响。他52 年的日记里,有关志明堂家族史的记述,正包含了极多如此深广的意蕴。他对祖辈的追念与缅怀,对父母辈的敬重与孝悌、对兄弟姐妹的仁爱与珍惜、对妻子勤俭持家的怜爱与歉疚、对儿女的抚育以及对彼等成长的厚望、对孙辈䜥生的喜悦以及对他们的希冀,都有跨年代式的描叙,布满在日记里。宗亲、族亲读之会感于肺腑,而一般读者阅之亦会回肠荡气。

从社会史的角度论之,家族组织正是最基本的社会秩序组成之一环,即家庭——家族——社会组织——国家。家庭,扩宽为家族,以及其传统,包含了生命情愫、礼节伦理、仁爱孝悌等等,为个人立足于社会的哲理,尤其是中华文化传统对家庭伦理之注重,对个人修身而言,家庭、家族占了极为重要的部分。

从马来西亚华族史研究而言,志明堂家族史传递的,正是马来西亚华族群体的薪火传承以及代代血脉延伸的一个样本。其成员的足迹和心迹,由此及彼,由小及大,读者走进了沧桑几更的百年家族,也因此走进风云变幻的百年历史里。在历史或社会史研究里,这即是亲情、血缘、人情传承的集中体现,也是“个体反映群体”的最佳例证。

这就是为什么我花了相当多的精神与时间整理这本《沈慕羽日记研究• 家族篇:志明堂荟萃》的重要原因。我与沈家非亲非故,与沈慕羽也只有数面之缘,在研究他日记的这段时间,才渐渐与沈慕羽书法文物馆馆长沈墨义相识,获得他的信任与支持之后,我才全心全意投入了沈慕羽日记研究的书写工作。沈慕羽日记是一部史书、奇书、痴书。余察之、眈之、迷之。《家族篇》只是日记研究里的其中一部而已。

 

二、志明堂:家族认同感与凝聚力

《白虎通• 宗族篇》:

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谓恩爱相流凑也。生相亲爱,死相哀痛,有会聚之道,故谓之族。

所谓宗族,即血缘纽带维系起来的宗法性组织。其文化心态,是以男性先祖的子孙集聚而成的家族为基础。女性被称之为外戚、外家,在男性主导的群体意识里属于边沿。

堂号,即祠堂的名称或称号,主要用于区别姓氏、宗族或家族。来源主要有:地名(一般表示宗族的发源地)、典故(与本族祖先相关的故事或传说)、训词和祖先名等。堂号为家族成员联系的重要纽带,而祖居亦可成为子孙聚集之所。

沈氏家族有堂号的取名,是南渡马六甲之后的事。

鸿恩与鸿柏兄弟各取堂号,兄取“福隆”,弟取“志明”。堂号都以南来的第一代(即沈鸿恩、沈鸿柏)当作第一世。故沈鸿柏为“南洋马六甲沈氏志明堂第一始祖”。

“福隆”的意思与解释,异议应该不大。取义吉利祥瑞,意指福安兴隆。鸿恩南来后很快致富,其后人也致力于财富的制造,确保生意兴隆,子孙康乐福安,取此堂号是极为自然的事。堂号类似商号,在当时华人社会亦极为普遍,如吉隆、富隆、福安、富安等。

“志明”则有两层解读。根据沈墨义、沈林书的解析,“沈鸿柏一生从事反清运动,招牌取名志明,含有反清复明之意。当然,因时代不同,他协助孙中山推翻满清政府,建立的是中华民国。”这段解读文字牵涉到堂号的意涵以及取名的时间段。堂号取于何时,没有确实记载,根据沈同钦记述,沈鸿柏是在1920 年搬迁到东圭蚋住所,“志明堂”牌匾的书写年份,注明是“庚申冬月”,署名“黄毓清”。庚申即1920 年,民国九年。黄毓清,字秀岚,为泉州南安人,清朝宣统庚戌科考“拔元”,殿试二等点用京职,敕授“文郎”。沈鸿柏能拥有黄毓清的匾题,很自然让人联想到同乡的关系。

从“志明”字面意义的历史背景而言,应该是沈鸿柏年轻时的思想产品。其时彼之“反清”思维已经萌生,但是仍旧停留在“复明”之阶段。至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思维内容,是后来他受到辛亥革命思潮影响所致。把“志明”之意思延申解析成后来沈鸿柏支援辛亥思潮,也无不可。

沈慕羽对志明的解读亦相差不远。在日记里他写道:“……最后我解释志明两个字的意义,本是志在复明,颠覆满清,另一意义即勉励沈家子孙的志向光明,走上康庄大道。我训导所有沈家子孙要自爱自强,勿利己害人,人格要光鲜,不做违背良心的事,做个堂堂正正的龙的传人。”(2002年7 月27 日“合家祝寿”日记)

当然“志明”也有“淡泊明志”之意。《淮南子:主术训》云:“是故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非宽大无以兼覆,非慈厚无以怀众,非平正无以制断。”诸葛亮用在《诫子书》篇里,千古传诵。此乃训勉后人向上而立的堂号。志明是沈鸿柏一生的明志,也说得通。鸿柏“志明”与鸿恩“福隆”堂号相对,一取志业、一取吉祥,此层意义看来更符合情理。

堂号的作用有几项,首先是表达对祖先的敬仰,同时也表达对整个宗族伦理道德与行为方式的追求。通过堂号,整个宗族有了共同的道德要求和行为规范。

志明堂发挥了这个作用——几代人的家族成员认同感更高,家族更有凝聚力,传承祖先的美德成为家风。

至于福隆堂,沈墨义记述,“‘ 福隆’也是个大家族,内外子孙比‘志明’堂少,相信也有三百余人之多。”“‘福隆’的子孙都自立门户、迁居他州或外国,现已人去楼空。早期,‘福隆’与‘志明’的长辈们都有互相来往,但现在晚辈们交往不多,孙子辈的已相见不相识了。” 看来福隆堂并没有延续或继续聚集家族成员的作用。

根据《南洋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家谱》(沈慕卿纂集),“溯吾枝派首位世祖创订序字。按序采用入名”,如下:

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诵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

又说:

本家谱(即《南洋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即以“园”字为首。作行辈之始。其后则依序以次字“翰”为次辈。“墨”字为第三辈。“林”字为第四辈。以下按序字推定辈数。

如今(2022 年)已经有了“诗”字辈。

本书的研究对象只集中于园、翰、墨三辈,对于林字辈亦有涉及,至于诵、诗辈,已无从蒐集。从研究《沈慕羽日记》的角度而言,沈氏家族史资料的收集与撰写,也就局限于此。

沈慕卿所说的“首位世祖创订序字”,原典是唐代张说《恩制赐食于丽正殿书院宴赋得林字》:

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

诵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

位窃和羹重,恩叨醉酒深。

缓歌春兴曲,情竭为知音。

张说(667-730),唐代文学家、政治家。这是一首奉皇帝之命所作的诗,按规定用林字韵。东壁为星名,二十八宿之一,主管文章。西园原义为魏武帝所建立的西园,赋诗弄墨之地。这里的东壁与西园,皆代指丽正殿书院。诗即《诗经》,易即《易经》,皆儒家经典。意思是说,诵读《诗经》能领略国家政事,讲习《易经》可知晓天道根源。余诗为一般报答皇帝的知遇之恩之颂词。

三、志明堂家族史书写的特别处

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家族有几个特出之处。

第一、人口成员繁盛。所谓三代承风,方为世家。19 世纪末,鸿恩、鸿柏南来后,至今约150 年,家族繁衍已经有千余人,螽斯衍庆,成员人数每年增加,为全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罕见的大家族。尤其是志明堂成员,人丁兴旺且居住地集中。或许有马来西亚华人家族成员更繁盛的,然一般而言不为人所知。即使家世曾一时之俊杰,如沈鸿柏的同辈,黄乃裳、邓泽如、陈祯禄、曾江水等,也没有像志明堂那么频密的繁衍,也不见有三、四代同堂的书写记录。沈慕羽同辈的情况也是如此,如何葆仁、吴志渊、王宓文、蔡任平、林连玉等。彼等家族成员或许不多,或许太分散,故家族史不能成篇可以理解。

第二、家族凝聚力特强。鸿柏以古城为事业基地,而翰字辈大部分都久居马六甲,彼此团聚活动频密,到了林字辈,始有各户移居别地的现象,然仍是近邻,故凡䜥婚寿丧事,家族成员出席率与参与度很高。志明堂有非正式的族长(大家长)制度,是家族发号司令的人物,登高一呼,族员随即响应,对分散在各处的家族成员有很强的凝聚力。再加上东圭蚋志明堂故居一直保留着,承载着历史回忆,成了子孙相会团聚与缅怀祖先之地。祖宅无疑是家庭成员或亲友聚会之所,无论是观念或实质,形成了一个核心。家族成员组织歌咏队、书法班等,也是一个家族传统凝聚力的表现。

第三、家族传统原素突出。华人节日如农历新年、清明扫墓、天公䜥公祭等,或䜥辰、丧事,都是全家族动员,活动亦繁密。农历新年礼节活动,如买年货、扫除、贴对联、拜神祭祖、祈福攘灾、聚享年夜饭、向长辈跪拜等,年年如此。清明时节,扫墓是维护、修整祖先坟墓及其环境的祭祖活动,用意在慎终追远、思念祖先,同时亦能联络族人,有子孙团聚的意味。天公䜥公祭时,家族成员会摆上菜肴、敬上美酒,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以此表达对天神、先人的敬意并祈求祖先的庇佑。这些传统习俗,代代相传,即使2020/2021 年疫情期间,仍然有线上活动仪式。

第四、经历特殊、人才辈出。沈鸿柏乃马来亚华社辛亥革命思潮先驱之一,亦为马六甲华文教育与文化重要开拓者,与曾江水、郑成快、陈祯禄齐名。翰字辈者,除了沈慕羽的赫赫功业之外,慕亮、慕昌、慕震之兴家与公益、慕周被日军残害之遭遇、慕文之回大陆参与大陆抗战、慕卿之维护传统,都说得上是隽拔或是有不平凡的经历与功绩。墨字辈在文化、教育、报业、社团之贡献,亦有可书写的一章。林字辈如沈同钦在政治领域的成就,在家族成员里也是相当特出。

在马来西亚华裔家族之中,沈氏志明堂家族也许不是一个与当代社会、政治、经济及文化联系最为密切、影响最大的家族。沈氏家族显然无法与南来移民的陈嘉庚、林清渊、邱善佑等“门阀士族”相比。在探究马来亚独立后的儒商文化界方面,则李光前、陈六使、陆佑、胡文虎等家族是更受热议的对象。但是如果揆诸整个百年马华历史,与马华社会、政治、教育、文化密切的关系,绵延久长如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家族者并不多见。

 

四、《沈慕羽日记》里的家族史

沈慕羽对家族史的重视,源自于他对中华文化传统的崇敬与认识。家族史的记载,第一步就是族谱的编纂。沈慕羽对族谱的关注,可以从他的日记里找到重要的凭据。他写道:“我认为人不能忘本,族谱是有系统之家族历史,中国独特文化,保存与维护,进而发扬可使族群辉煌灿烂。”(2005 年7 月6 日“富贵山庄借我打广告”日记)。他是以“人不能忘本”为依据,认为以文字为载体的族谱,可以发挥慎终追远的作为。

志明堂家族史的撰写有几项重要资料。首先,沈慕卿、沈慕尧编纂的《南洋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家谱》是最原始的文献。此书曾经三次“整编”——第一次是1987 年沈慕卿整理,第二次是2008 年沈慕尧完成,第三次是2022 年,主编为沈林泰。志明堂的家谱修编以及搜罗集成有相当的成果,世系汇志,颇为详尽。虽然家谱是非卖品,对外并没有公开出售,但是对研究者则提供了大量的讯息。

其次是沈墨义、沈林书《马六甲第一世家》27 篇(2004 年)。这是当前研究沈慕羽家族史的最完整的资料。他们父子俩人(主要还是沈墨义)的书写代表了志明堂后代慎终追远的志愿,追溯族亲在故乡的根源所在,以及翰字辈成员的经历与遭遇,是沈氏宗族南迁马来亚后珍贵的历史记忆。本书的书写,最重要的资料来源是尚未刊行的52 年《沈慕羽日记》。

沈慕羽自传体笔记式的日记,是一部个人的生活史、心灵史、思想史、交游史,其中诉尽人生欢笑与泪水,记录了个人的哀与乐,也是一首历史时代的情感悲歌。除此之外,它也是一部马华教育史、社会史、政治史、人际关系史,其重要性与繁富性毋庸置疑。日记里实际上也隐藏了一部沈氏家族史。家族观念极重的他在自己的家族成员身上倾注了许多情感,日记对兄弟、妻子、子女、孙儿的日常生活的记叙相当多,对于家庭成员、人际互动、䜥婚寿丧等部分,著墨甚厚,所透露出的讯息,是家族成员之个人与集体命运,他们如何抵抗岁月的侵噬、青春的流逝、生命的枯竭,同时也反映了时代氛围以及社会条件,其中包含着无上的哲理与深广的情愫。

沈慕羽日记记述家族最精彩的部分,包括:一、家族的历史记忆;二、家族成员形象的描绘;三、家族成员的䜥婚寿丧;四、传统家风、家规、家训;五、家庭成员的成长与人生遭遇;六、沈慕羽个人对家族的观念和社会伦理的规范。

我现在整理其日记有关家族的部分,采用上述两部资料,进一步搜索、梳理、归纳,希望呈现一部更完整的志明堂家族史。沈慕羽行笔细腻,感人至深的日记书写,是他献给家族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五、飘零海外、落地生根、走向世界的历程

此书的书写策略,主要是以沈慕羽为中轴,然后将沈氏家族做上下两代的延伸,前后跨度上百年。它企图梳理沈氏家族迁徙、定居、创业、繁衍的整个脉络,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长卷人物志、浮世绘:华裔从飘零海外,生于斯、死于斯,然后走向世界;这是一幅从自强不息走向自力更生,从传统走向现代,从现代走向全球化的画卷。

要而言之,《沈慕羽日记研究• 家族篇:志明堂荟萃》是一部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一世纪初的马来西亚华族迁移史,满载着迁移地与祖籍地千丝万缕的关系、日本侵马时华族的惨烈伤痛,以及子弟求学、求生存、求发展的奋勉。百年马六甲沈氏志明堂大体与马来西亚华族迁移史的历程一起交集演进,可以视为马来亚华族南来以及落地生根集体的缩影。宗族根脉、文脉的保存和赓续,正是华裔先辈们始终秉持“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理念和“艰苦创业、力争上游”精神的具体写照。

----- 

 

作者简介

 

何启良,祖籍广东南海。1954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就读于吉隆坡中华辟智小学,初中在甘榜班丹(Kampong Pandan)国民型中学完成,高中及大学先修班在葛京律中学(Cochrane Road Secondary School)毕业,后进入马来西亚国民大学社会科学与人文学院,1978年获文学士学位及教育文凭。1981年赴美,就读美国西密士根大学(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1982年获硕士学位(发展行政学)。同年赴俄亥俄州立大学(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1988年获博士学位(政治学)。历任以下大学教职:美国西维琴利亚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马来西亚拉曼大学、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中国北京大学。现任台湾文藻外语大学东南亚学系特聘教授。完成沈慕羽日记研究的著作有《沈慕羽日记研究·生活篇:生命的咏叹》、《沈慕羽日记研究·家族篇:志明堂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