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您忘记密码了吗?
2,614,234 本书已上架      购物流程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用户协议

有店 App


当前分类

浏览历史

网店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来西亚出版品 > 有人出版社 > 有人小说 > 流光‧溢彩
流光‧溢彩
上一张
流光‧溢彩
下一张
prev next

流光‧溢彩

作者: 陳政欣
出版社: 有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年6月
商品库存: 36
市场价格: RM36.00
本店售价: RM32.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 100 积分
购买数量:
collect Add to cart

您可能也会喜欢下列商品


详细介绍 商品属性 商品标记

  

內容介紹

陳政欣短篇小說集,書分五輯。

輯一〈話武吉〉,主題圍繞着作者的家鄉武吉鎮(檳城大山腳)。

輯二〈說雙城〉,以馬來西亞華人在中國生活為背景的小說創作。

輯三〈講紅塵〉,寫紅塵裡的馬來西亞,紅塵裡的吉隆坡,紅塵裡的現實與當今。

輯四〈黑色的事〉,收錄兩篇政治小說,苦澀之外,還有嘲諷和幽默。

輯五〈其他〉,收錄三篇腦洞大開、無法歸類的「小說」。

 
 

 

作者:陳政欣
—————————————————————
陳政欣,祖籍廣東省普寧縣,1948年出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州。新加坡義安工藝學院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從商多年,現專心創作。曾任馬來西亞華文作家協會理事、副會長,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前理事,馬來西亞作協北馬聯委會前主席。
 
早年從事詩歌創作,後來開始小說創作及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並撰寫文學評論、戲劇劇本與專欄小品。著作包括詩集一本,小說集十一本,散文集與雜文集各一本,翻譯小說五本,及劇本《有原則的人》。
 
 曾獲得重要獎項:
 
2007年 | 第九屆花踪文學獎小說組推薦獎
2008年 | 第一屆海鷗年度文學獎小說組特優獎
2014年 | 第十三屆馬來西亞馬華文學獎
| 小說集《蕩漾水鄉》:中國首屆國際潮人文學獎小說組特優獎
| 散文集《文學的武吉》:金帆圖書獎文學類大獎
2017年 | 小說集《小說的武吉》:第十四屆花踪文學獎馬華文學大獎
2018年 | 新加坡第五屆南洋華文文學獎
2021年 | 長篇小說《武吉演義》:台灣第十一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創作獎
(長篇歷史小說評審推薦佳作獎)
| 第九屆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協會文化獎(文學貢獻獎)
 
 

  

 

 

  

 

 

 

 

 

 

 

 

 

 

 

 

 

 

 

 

 

 

 

 

目次

自序 5

輯一.話武吉

黑狗傳說 8

秀梅之死 22

側寫陳懷德 40

側寫老陳 44

側寫老李 49

側寫老宋 53

我嘴臭 57

這人 62


輯二.說雙城

流光.溢彩 68

沈陽軼事 84


輯三.講紅塵

姬絲汀的夜晚 106

工作日 122

紅塵籠罩 138

瑰麗年華 155


輯四.黑色的事

TMD 168

這是不對的 187


輯五.其他

馬來西亞華文文學的生與死

Kebangkitan, Kemakmuran dan Kemerosotan

Sastera Keturunan Cina di Malaysia 198

文學觀點: 一篇小說的瑣碎

──漫談我的小說〈墨鏡與墨鏡之旅〉 208

雲端深處故鄉情 218


 

摘錄

 

自序

這書《流光.溢彩》是2018年前後斷斷續續寫下來的短篇。


這些年來比較注重手頭上寫着的長篇小說《武吉演義》。《武吉演義》全局已於2021年7月完稿,接着下來的時日,我會更專注於短篇的創作了,原因無他,在短篇小說的創作裡,能更放任自己,能有更寬闊的天地。


這書裡的小說我分編為五輯:


1、話武吉:主題還是圍繞着我的家鄉武吉鎮。

我已以散文的筆觸出版過《文學的武吉》,以短篇小說的敘述出版過《小說的武吉》。我再以演義的長篇小說方式撰寫《武吉演義》,原意就是要為我生於斯長於斯也將終於斯的家鄉武吉鎮(大山腳)撰寫一部文學的三部曲。文學的想像是這三部曲的基因。2021年7月,我完成了。


這書裡和以後以武吉鎮為主題的散篇小說,是不會再以專集的方式出版了。


2、說雙城:這是我創作中的另一個主題的構建,是以馬來西亞華人在中國大陸生活為背景的小說創作。我曾出版過類似的一本小說集《蕩漾水鄉》,覺得這類題材還大有可為。


3、講紅塵:紅塵的馬來西亞,紅塵裡的吉隆坡。紅塵裡的現實與當今。


我沒有意願一直沉浸在武吉鎮的時光與回憶裡。抬頭與張望,探索與追溯,是我這類小說的原旨。


4、黑色的事:在小說創作裡,我認為政治小說在苦澀之外,還應該是黑色加嘲諷的幽默。這類事件我寫過一些,都散落在已出版的集子裡。繼續寫的兩篇,就收錄在此了。


5、其他:就是一些腦洞大開的想像與構思的作品,覺得應該有閱讀與保存的意義,我就收錄了。


這麼一端詳,這書收錄的,竟然是我小說創作的五大方向。

我就不想局限或固定在既定的範疇內。

既是滿意也是喜悅,是為序。


黑狗傳說

(0)

武吉鎮裡到處有狗。


那年代,還沒有寵物這名詞,狗也是鎮民大都養着來守門的,是屋子的籬笆,是街道的守衛,是陰影的埋伏,是魂魄的暗哨。


風起雲遮的夜晚,是狗兒們狂嘯傲笑的狂歡,陣陣的咆哮長號,總是讓鎮民們感覺到空氣裡流竄着的寒意,整個市鎮都被狗輩們統治着了。


鎮民們都豢養,或者不反對豢養。反正有狗上門討食,或盤腿繞腳糾纏着的,鎮民們都不會惡意驅逐,最多頓下腳腿,吆喝一聲,然後還是會把嘴裡的嚼咬物,啐吐到地面,讓狗兒們都有一餐溫飽。


但武吉鎮上有條黑狗,卻是穿越時空,從祖輩們的記憶裡,就一直存在着的;存在武吉鎮上某個黑暗的角落陰影裡。鎮民們都認為,武吉鎮周圍五公里內的狗群家族,就是由這只黑狗統率着。


在巴剎(Pasar,菜市場)的菜攤格上做買賣都近六十多年的德叔就曾說過:“我認識它。那條黑狗。我十歲從汕頭下海過番,第一晚在這巴剎攤格上的木板床倒下,眼還沒閉上,就有條黑黝黝一身油亮的黑狗,雙眼灼灼,口露出近六寸的血紅舌頭,悄無聲息地在我眼前走過。它看了我一眼,過後回頭再看我一眼。這兩眼,我跟它的眼光是對視着的。那眼神裡,就是有一種知己知彼的體會。從此以後,我就能從對視的眼光裡認出它,不論是在哪一個年月日,只要是它的眼跟我對視,我們彼此就能意會,彼此就能靈犀互通。”


德叔今年都有七十多歲了,巴剎的蔬菜買賣生意早已傳到孫輩們的手上,但這一身清健的老人,還是會差三錯四地來到午後人潮漸退的巴剎,巡視市場。老朋友是沒剩幾個了,所以他來,是想找個聽眾,無論是大人小孩,或是馬來人或是印度人,他都願意為任何聆聽者,講述這武吉鎮上的傳奇故事,或這條黑狗的魔幻軼事。


還別說,德叔有那腔巴剎馬來語,還真能正確地表達了他所要講述的傳說。


黑狗的軼事,說是武吉鎮上的一則傳奇,還真的是一則夠格的傳說。


不只是德叔與黑狗有過邂逅相遇的緣分,馬來族群和印度族群裡,都有相似的說法,即便是武吉鎮上的華裔族群的不同年齡層的某些人,都相信着,武吉鎮上有一條黑狗,是穿越過時空,一直都是活在武吉鎮上某個角落的記憶裡。只要在任何歷史的轉折處,只要武吉鎮面臨任何變異,這黑狗,都會施施然地,在某個暗黑角落處,驀然出現。


(1)

那一年,檳榔嶼剛受到日本空軍的轟炸後,隔幾天,就有一支整百人的日本先行部隊騎着腳踏車,進入武吉鎮,並駐紮在火車站周圍。


當天下午,一支步兵就奉命來到武吉鎮上的地標建築,也是鎮上最高的樓屋“旭日學校”前,在軍官的指揮下,把學校裡還在上課的師生驅逐。掌校的福建秀才校長顫慄着身子還想向日軍隊長討個說法,卻被幾個囂張跋扈的日軍踹倒。幸好有個會講閩南語的日軍上前扶起老秀才,並告訴周圍的群眾,說是軍部要接收這三層的樓房,作為日軍進駐武吉鎮上的司令部,這學校裡什麼的,都撤了。


鎮民們這才意識到,這支日本侵略軍佔領了武吉鎮;軍隊裡還有個台灣人。


傍晚,大堆學校的書本文件,各類垃圾雜物廢料及破損的家具,都被甩拋丟棄到三層樓處的馬路上,最後是那塊“旭日學校”匾額,被四個兵士一把從三層樓屋頂處拉扯拋下,墜落路面時竟然崩裂成兩段。


這時,夜色也逐漸濃郁,溫度驟降。當時在現場圍觀的人,過後都言之鑿鑿地說,確實有陣陰風在眾人腳處盤旋回轉。


一位日本軍官提了個油桶走前來,指示士兵把匾額拋棄到雜物堆上,並把油桶的煤油澆灑。然後他一臉壞笑盈然地走前,擦了支火柴往前一拋,眼望着熊熊烈火冉冉升起。


軍官轉身,卻瞥見一隻黝黑油亮的黑狗,無聲無息地,前肢並立端坐在火堆前,一頭微揚目光炯炯地瞪視着他。他也不在意地,轉身,拔軍刀,再迴旋一揮一甩,黑狗的頭顱立即仰空飛起,帶着一撥黑紅的綢緞帶在空中揚濺,然後跌落在眾武吉鎮民前方。讓眾鎮民怔忡的是,這狗頭還端端正正地落在地面,一雙狗眼還灼灼的,望向軍官站立處的方向。眾鎮民不由一陣驚呼懼喊。


這是第一次黑狗在眾目睽睽的場合下出現。在場見證的有德叔,馬來警員拉欣,印度警長瑪目。


那晚,武吉鎮內的狗群徹夜狂嘯怒號。

那晚,讓人悚懼的陰影在鎮內各處流竄。

那晚,鎮內寒流陰風四處蔓延泛溢。


鎮民們都目睹確鑿地見證了黑狗的頭顱在空中飛起,也見證了那沒了頭顱的狗身是濺着一片血紅,卻端坐在火堆前的空地上。


翌日,路經三層樓司令部的鎮民們,發覺那黑狗的屍身與頭顱都不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