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品预购 > 【預購已結束】魯迅經典(套書)

【預購已結束】魯迅經典(套書)

有店网路书店 2022-10-01

 

    

 

向魯迅致敬!魯迅逝世八七周年

 

魯迅逝世87年,推出魯迅套書,特別回饋讀者典藏套書

本系列保留異體字、誤用字(另製對照表)的方式呈獻是一大賣點。

 

 

二○○二年適值魯迅逝世八七周年,且無論世界、無論中國,都來到一個轉變的重要時刻。中國會怎麼想?中國會怎麼做?

在思考這個問題前,當然要讀魯迅。不讀魯迅,怎麼可能懂中國人?

 

 

本系列收錄完整的魯迅小說、散文,以及多本首次以正體字面貌在台灣面世的雜文全集。

不但可彰顯魯迅文學在人性寫作、國家敘述上的重要價值,本系列保留異體字、誤用字(另製對照表)的方式,

也最大限度凸顯魯迅在中國文學、文學演變上發展的重要性。


 

▌他是時代的異端,即便到今天都是 ▌


魯迅活躍的時間,約於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期。在那個傳統與現代、甚至是未來交錯碰撞的時代,他不但兼容並蓄、也從中看出矛盾與衝突,良善與醜惡。

他曾經受過古典教育,是章太炎的學生,也曾赴日求學,接觸當時最先進的各式思想。他不但兼容並蓄,也看出兩者之間的醜惡面與衝突面。

中國古老的哲學、文學,在他筆下重生,重新獲得新時代的生命力。而在他毫不留情的筆鋒下,中國文明史上最醜惡的一面,也被他描寫入骨。一直到現在,他仍是近現代華文文學描寫人性的代表。

然而,為什麼我們要在這個時代讀魯迅?

因為在這個大外宣橫飛、中國夢滿溢的時代,魯迅的作品中,諸如:

「中國便永遠是這一樣的中國,絕不肯自己改變一隻毫毛!」

「造反是殺頭的罪名呵,我總要告一狀,看你抓進縣裏去殺頭」

「我決計要學文藝了,中國的呆子,壞呆子豈是醫學所能治療的麼?」

這類的嘲諷與針砭,卻像是重重地打在中國政府的臉頰上。魯迅文學中的反叛精神,當然不可能跟「跟黨走」「(媒體)得姓黨」和諧共處。

於是在舊中國時期屬於異端的魯迅,即便在新中國的現代,也依然是最尖銳的異端。是否繼續推崇魯迅?也成為當代中國政府的難題。


 

【魯迅金句】

‧無人能及的「吃人禮教」──

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裏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

‧點出中國的沉痾、人性的陰暗──

「啊,造物的皮鞭沒有到中國的脊樑上時,中國便永遠是這一樣的中國,絕不肯自己改變一隻毫毛!」

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不也是「第一個」麼?

‧乍看之下,以為是現代中國

「造反是殺頭的罪名呵,我總要告一狀,看你抓進縣裏去殺頭,——滿門抄斬,——嚓!嚓!」

‧時代異端,心底也有的柔軟

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精彩內容連載】

頭髮的故事

星期日的早晨,我揭去一張隔夜的日曆,向著新的那一張上看了又看的說:

「啊,十月十日,——今天原來正是雙十節。這裏卻一點沒有記載!」

我的一位前輩先生N,正走到我的寓裏來談閑天,一聽這話,便很不高興的對我說:

「他們對!他們不記得,你怎樣他;你記得,又怎樣呢?」

這位N先生本來脾氣有點乖張,時常生些無謂的氣,說些不通世故的話。當這時候,我大抵任他自言自語,不贊一辭;他獨自發完議論,也就算了。

他說:

「我最佩服北京雙十節的情形。早晨,員警到門,吩咐道:『掛旗!』『是,掛旗!』」各家大半懶洋洋的踱出一個國民來,撅起一塊斑駁陸離的洋布。

這樣一直到夜...

 

 

預購期限:即日起至2022-10-06(00:00)

預訂上市日:10月17日

  

 

 

【預購】魯迅經典(套書)

:RM320 

有店售價:RM 352;市场价格:RM399.87

 

 

 

下一篇:【预购已结束】我要加薪T恤